知乎笔记:该不该把爱好当工作?

曾不才:我们之所以想以兴趣为职业,一方面是希望每天和自己爱的东西在一起,另一方面,是为了展示自己。而要达到这两个目的,就必须让工作按照我们期望的方式运转。
但是,这有那么容易吗?

市场经济时代的工作本身是为利润而存在。这注定了一切都必须为消费者负责。工作者本身不是布道者。顾客是上帝,而你是上帝的侍者。在这种情况下,工作自然是以违背你意愿甚至原则的方式进行。

只做过新闻工作,所以就以新闻为例探讨这个问题吧。

我大四实习的时候,跑的是体育新闻。那时候我们报纸属于市场的挑战者,必须在夹缝中生存,所以剑走偏锋。选题以炒作,花边,视觉为买点,而不是深度和信息。这种情况,你可以想象编辑和记者有多憋屈。法网海宁夺冠做了头条,副总问有没有好看一点的新闻。所谓好看的新闻,就是绯闻、乱交、乳神等等。那一刻,你会觉得所谓新闻理想,新闻人的骄傲,在势力的市场面前实在一点尊严都谈不上。你不是在引导读者提升品味。而是降低品味、然后搔首弄姿以迎合。

即使抛开这个,工作本身也谈不上多么享受。你不停地写比赛,不停地写转会。所有稿子都是倒金字塔。不同的比赛虽然又不同的结果,但套路都是千篇一律。不外乎就是报比分、提炼关键转折,最后引用王牌球员赛后采访。而赛后采访往往非常官方,仿佛彼此就是很默契地在完成一场戏。久了,你难免会觉得乏味。

好了,职业运动员的工作又是怎样的呢?

 以科比为例,他每天睡四个小时,然后投2000个球,练力量、体能等。然后,全队训练的话,那就是不断地记战术、跑位。在场上,你当然不能想怎么打久怎么打。拈球、抢投、关键时刻消失,都会让你在赛后被媒体口诛笔伐。

 而比赛本身并不是乌托邦。你会认为真正的高手应该靠技术而非手段取胜。可是,比赛中无论高手还是龙套,无一不例外地要喷垃圾话、搞小动作,用各种非篮球的方式去对付你。

 此外,每年还有四十个以上的客场,无休止的飞行之旅。韦德都说过了,打篮球已没有乐趣。在拿到总冠军前,只有拿到总冠军才能从这种痛苦中解脱出来

我记得美国有个女记者说过,她是因为爱,离开了热爱的新闻行业。作为一个从事这行几年的人,我能体味这句话包含的心酸和无奈。

 但要说完全没有乐趣,也不尽然。毕竟,大事件来临,一口气写下两个版,报纸出街后第二天收到各种赞扬时,那种成就感还是难以言说的。只不过,大多数时候,工作还是在例行公事,为了挣工分而已。幸福总是要长久的无聊等待才会来临。当然了,人生不就是这样吗?

所以,爱好,不是不能当职业。毕竟,是自己爱的,总好过不爱。只是,进入之前,不要想得太美好。因为那样很容易就让你受伤。抱着平常心去陪伴热爱的工作,享受来之不易的乐趣,接受其间各种不完美,就好。


陈六九:当市场太疯狂,不跪不足以糊口时,以一个感情淡薄的行业谋生,然后在自己的净土上,做个快乐的业余选手,未尝不是选择。


Alonso:我们的摄影老师,他就是个最好的例子。

“当时我学摄影是因为自己真心喜欢摄影艺术,所以报了这个专业。本科毕业后就开始接活,刚开始做得还不错,但后来越做就越窝心。因为商业摄影和自己平时摄影是不一样的,它追求夸张、后期、眼球效应。有时候为了这些,牺牲美感。这就像是逼一个纯洁的少女牺牲色相去谋生一样痛苦。在几年前的一段时间里,我有过一碰到相机就恶心的感觉。后来坚持了一段时间,但最终还是受不了,直到7年前,转行做大学老师。现在虽然我偶尔还会接商拍,但前提是必须按照我的意思来。”
复述我们老师这段话的意思,并不是说不要把兴趣和工作结合起来。因为毕竟最后,他还是开心地做了摄影老师,也是他摄影的兴趣所在。我当时从中感悟到的就是,不管什么工作,所在行业与兴趣合不合得来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一方面是,这个行业与自己的价值观有没有冲突。像我的老师,他放弃专职做商拍,是因为商拍违背了他对摄影的原则,那就是美感。他是一个追求美感的人,对于这样一个人,侵犯了美感,就是侵犯了他的原则,他的价值观。后来转行做摄影老师之后,他可以在课堂上向我们肆无忌惮地传输美感的重要性,看得出来他非常乐在其中。我觉得他是真正的乐于做这样的一个职业。
所以,我的结论就是,不论你是否把兴趣当成职业,只要你有自己的原则,有不能违背的价值观,就别轻易去冒犯它。

黄子云:把兴趣当职业就像把喜欢的歌做闹钟……

灵吾玄志:美国佬们公认不后悔人生的活法是: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并想法从中赚钱。

http://www.juzimi.com/ju/780450

评论

© 吃了太多奶酪ˉ﹃ˉ | Powered by LOFTER